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www.qwys.cc)
当前位置:奇闻异事 > 野史秘闻 > 正文

只要请求贾世文题字就能有官做?他真实才学到底如何?

湖北制台贾世文到任时,已经66岁了,在官场属于老江湖。但他起步并不早,只是进步很快,二十来年就由知县升到了封疆大吏。就职演说时贾制台宣称一定要做清官,还说自己没甚爱好,唯有两项雅好:一是画梅花,一是写书法。

对书法,贾制台自称是王右军一路,说自己有一本王羲之写的《前赤壁赋》,一年365天每天临帖。下属点头不迭,好在合省官员知道王羲之的并不多。后来贾制台听说当朝大员彭玉麟梅花画得出神入化,就见贤思齐也要学习画梅花。贾制台学了一阵子,属下就吹捧说他画的梅花已经很有神韵。他画梅自创一诀窍,就是花瓣要画得圆,梗子要画得粗。画粗好办,画圆则不太容易。贾制台就想了一个法子,叫秘书用沙壳子小钱铺在纸上依着画,然后再由自己着色。

上司的作品即便是“墨猪”,在下属看来也是极好的,结集后无疑都是畅销书。在众人的夸赞声中,贾制台真认为自己的作品可以流传千古了。下属也纷纷投其所好,每天禀见谈完公事就捧出预备好的纸张或者扇面,说声“卑职求大人墨宝”或是“求大人法绘”。每当此时,贾大人就十分开心。不过,他有个规矩—求书画者一定要事先上个手本,写明简历。这就算是建立了互动关系,往往没差的给差,无缺的得缺。这法子比送银子送美女轻省多了,所以后来大小官员都来求制台墨宝,湖北的官缺很快就给填满了。到后来,贾制台对求画者虽然偏心依旧,无奈官职有限,也只好留待以后慢慢安排了。

有一个叫卫瓒的候补知县,递了简历求了幅小堂画,可过了半个多月依然没有消息。好在他还算是有点儿心眼的,又递手本说“有事面禀”。贾制台见了手本还记得此人已经求过画,于是答应见面。卫候补一见制台就装作难为情地说还想求幅墨宝。贾制台说,我不是已经给了你画吗?卫候补扭捏地道,我把大人的墨宝卖了。

接着,卫候补坦白说,自己候补时间太长,家里实在是苦极了,才斗胆卖了大人的画买米,是大人的墨宝救了全家急难。贾制台很感动,觉得这人坦诚实在,就问卖了多少钱。卫候补说,本来与别人谈好是10两银子,可那人回去取银子的当儿又来了个东洋人,非要给20块洋钱,就卖给东洋人了。贾制台心里偷着乐,自己的画居然有人抢着买,而且还打开了国际市场。自此以后,贾制台对卫候补格外另眼相看,很快就为他调了个实缺。

赖昌星昔日风光时曾说过一句话:“不怕官员有原则,就怕官员没爱好。”做官当然得有所爱好,不爱财即爱色,如果连财和色都不爱了,那总得好名吧。只要有爱好,就能给彼此一个相互亲近的理由。国家药监局原副局长张敬礼在位时“名声”不错,因为他一般不要人家的钱。但张局长“笔耕”成就斐然,只要你买了书他肯定记下你的好。不过书价可不低,五六百块钱一本,因而他几年间通过“卖书”就勤劳致富地挣了一千七百多万元。然而,张敬礼后来因此锒铛入狱。由此看来,官员的爱好给了别人亲近机会的同时,也给自己颈上套上了一根绳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闻异事 » 只要请求贾世文题字就能有官做?他真实才学到底如何?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