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www.qwys.cc)
当前位置:奇闻异事 > 野史秘闻 > 正文

野史中记载乾隆逼死皇后,事实究竟是如何呢?

野史中记载乾隆逼死皇后,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呢?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据清东陵墓葬的实际情况统计,乾隆皇帝共有41位妃嫔,仅次于康熙帝。这些后妃中,与乾隆帝感情最深的当属元妃孝贤皇后富察氏。但是在很多野史中,却说孝贤皇后是被乾隆帝给逼死的,这让人着实摸不着头脑。

富察氏生于康熙五十一年二月二十二日,雍正五年七月,弘历做皇子时赐为嫡福晋,时年16岁。次年生皇长女,早殇,八年生皇二子永琏,九年生皇三女固伦和敬公主。弘历登基后于乾隆二年立富察氏为皇后。十一年生皇七子永琮。十三年正月随驾东巡,三月十一日,于返回途中死于德州,时年37岁。关于富察氏的死,野史中有不同的记载。

《清鉴辑览》说:弘历及后妃等东巡,“三月,驻济南,幸趵突泉,侍太后阅兵,幸历下亭,回銮全德州,后崩。命庄亲王、和亲王奉太后缓程回京。后富察氏,性严重,虽在行次,不忘永巷之规。是日,帝在舟中夜宴,后至他舟,因事进谏,语破激切。时帝已被酒,怒,颇加诟谇。后羞忿返,失足蹈水死。帝醒乃大悔,留侍殡殓毕,亲扶梓返京师。饰终之典,视他后独隆焉”。

《满清外史》说,弘历东巡,“又途次德州时,忽招妓数十,登舟侍宴,酒酣,备极媟亵。适孝贤皇后自他舟来,见之大怒,语涉刺讽。弘历怪其妒,径摔其发而以足蹴之,孝贤不胜其忿,遂蹈水死。弘历醒始追悔,故饰终之典,视他后独隆”。

《清朝野史大观》则说:“高宗孝贤皇后,傅文忠公恒之妹也。相传傅恒夫人与高宗通,后屡反目,高宗积不能平。南巡还至直隶境,同宿御舟中,偶论及旧事,后诮让备至,高宗大怒,逼之坠水。还京后,以病殂告,终觉疚心,谥后号孝贤。”

以上三个记载虽不尽相同,但都指出孝贤皇后为非正常死亡。不过,这几部民国初年的作品往往是不讲出处或依据的,姑妄言之,信不信由你。

现在看来,《清鉴辑览》前段所述,大体是符合历史文献记载的,只是失足蹈水而死的问题不见依据。如果真是失足落水,官方是无须讳避的。

《满清外史》所述,近于荒诞。乾隆帝其人,就总的特点来看,并非是那种粗野酒色之徒,岂能公开招诸多妓女侍宴?又岂能自己动手,揪皇后的头发而以足蹴之?

至于《清朝野史大观》中所说乾隆帝与傅恒夫人私通之事,纯属是不了解宫廷生活的人的臆想。命妇进宫,只有在皇太后圣寿、皇后千秋等少数节日里才有可能,至于命妇和皇帝见面,也只有在这些节日里共同看戏时同在现场,但由于宫室相隔,方向不同,也很难互见,而且皇帝不论在宫中、御园、行宫或御营中,都经常生活在侍卫林立、宫监相随的环境中,与命妇私通,谈何容易。

孝贤皇后死亡前后有没有任何异常现象。甚至乾隆二十年胡中藻文字狱案,被乾隆帝认为是悖逆的诗中,虽有涉及孝贤皇后之死的“并花已觉单无蒂”之句,似乎是讽刺乾隆帝因孝贤皇后之死过于眷恋;诗中写“其夫我父属,妻皆母道之。女君君一体,焉得漠然为!”这里只是表达乾隆帝对皇后死百日内不许剃发的不满,也没有透露孝贤皇后非正常死亡的痕迹。

野史因“饰终之典,视他后独隆”而怀疑乾隆帝在掩盖自己的错误,实际是很难苟同的。从丧礼看,孝贤皇后的丧礼是隆重的,乾隆帝所写悼念富察氏的诗文也很真切,但这正是乾隆帝对富察氏感情的流露。

相反,如丧礼不隆重,悼念不深,正可以解释为乾隆帝深怀旧恨,故不予重视。所以,从丧礼隆重和悼念弥深来证明是非正常死亡,是不能成立的。

同时,皇帝也和普通人一样,有七情六欲,由于是少年结发的元妃,富察氏又较为俭朴,乾隆帝对她感情深一些也是合乎常理的。同时,富察氏因出身名门,文化、礼节修养较高,又生过二子一女,因此一直受到乾隆帝的重视。乾隆帝曾将永琏密定为皇储,这也充分体现出他对富察氏的感情。

实际上,乾隆帝是因为孝贤皇后在痛失爱子永琮后,为了让皇后舒展心情才特意东巡的。不过当时孝贤皇后病未痊愈,东巡期间由于天气寒冷、连日阴雨,而导致病情加重而最终去世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闻异事 » 野史中记载乾隆逼死皇后,事实究竟是如何呢?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