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www.qwys.cc)
当前位置:奇闻异事 > 野史秘闻 > 正文

诸葛亮才智胜司马懿一筹,为何几次交锋司马懿总是占优呢?

司马懿是个可怕的人。

在对司马懿的谋略折服的同时,总是不由地胆寒,每次想到这个名字,都莫名的恐惧。关于司马懿的杂闻传记中,有这样一则故事,在曹操担任司空的时,曾经征辟司马懿做幕僚,而司马懿并不愿意加入曹操,于是宣称有疾病,呆在家中养病。连“吾好梦中杀人”都能说出来的曹操自然不信,于是派人扮装刺客在深夜去“刺杀”司马懿,面对架在脖子上寒气逼人的利刃,二十出头的司马懿硬是躺着不动,一副惊恐万状的模样,连连向刺客讨饶,就这么地瞒过了老谋深算的曹操。

这则故事流传很广,但历史的真实性无从考证。不过以史书中司马懿的性格,这事儿他绝对干得出来。

因为在多年后,司马懿用传说中的手段,麻痹了曹爽,发动政变血洗朝堂,攫取了曹魏的最高权力。但老七之说司马懿令人恐惧,因为在司马懿的戎马生涯中,有这样一个细节:

曹魏攻打辽东公孙渊的时,司马懿统率大军把公孙渊围困在襄平城里,他没有强攻,而是采取围困。当时正值七月,一场大雨让辽河水暴涨,为了围城魏军在城下构筑围堑,河水的暴涨让襄平城四周全是积水,而魏军的营寨全泡在冷水中,所有的将士都盼望向远处的干燥地移防。但司马懿却下令,谈移防者,斩。从事后的成果来看,司马懿是对的,不撤围,装孙子,公孙渊在城头一看魏军的行为,怎么判断都只能证明围城的魏军不会打仗,在这种装傻的假象下,公孙渊失去了突围的时机。

此战最后的结果不用说,襄平城破,辽东被削平。但是请不要被胜利的辉煌迷惑,我们不妨从实际情况来想一想。

魏军营寨泡在水里了,衣服被褥全泡着,火都很难升起来。我们知道,暴雨积水的温度很低,一般也就是2到8度左右,比人体体温低多了。别说泡在这水里呆一个月,就算是被暴雨浇了都会生病。在那个没有退烧药,没有青霉素的年代,重感冒就能要人命。

这种情况还不让移防,你让士兵们怎么活?

司马懿就是不让,甚至连提都不许提:谁敢提,我就杀谁。

好高明的谋略,好狠毒的谋略!对敌人狠毒不算什么,对自己人也同样狠毒,这才是真正的狠毒。

是的,我们往往因为高超的战争艺术目眩神迷,为之倾倒。毫无疑问,司马懿又获得了成功。但在成功的背后,他的士兵又因为他病死病残了多少人?史书上毫无记载——没人知道,甚至没人关心。

司马懿有点儿像曹操,善于伪装欺骗,精于谋略计算,对付敌人毫不留情。但他在本质上与曹操完全是两样的。曹操大笑的时候能把脑袋浸入汤盆里,愤怒的时候不惜流血千里,对国家的忧愤随着那些慷慨悲歌喷薄而出,喜爱女人不惜赔了儿子的性命,打败强敌的时候在马背上边舞边唱。一个可敬、可恨、可爱、可亲,有血有肉的人。

而司马懿,在史书中关于这个人的笔墨着实不少,透过这些文字,我只能看到一个缜密,坚忍,奸诈,凶残的影子,却没有喜怒哀乐,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半点儿性格,仿佛一团阴气凝成的一个鬼魂。这就是司马懿,也是诸葛亮要面对的对手。司马懿接手曹真的工作后,来第一件事就是派遣郭淮和费曜率精兵4000火速上陇去坚守上邽,自己则统率大军跟进,直扑祁山。

此时,蜀军正在祁山城下,曹魏守军还在抵抗。司马懿坚信,只要自己的主力援救及时,上邽的麦收及时跟上,凭粮草就足以逼退诸葛亮。

这种构想不能算错误,但他的对手,是诸葛亮。前几次北伐失利以后,诸葛亮也在反思,在总结经验教训。打了这么多年,对于陇右战局的轻重分布,诸葛亮已经有了再清醒不过的认识:执著于蚕食城池和郡县根本毫无意义,只要曹魏西部主力军还在,敌人就能不断发起反扑和反蚕食,蜀汉的国力只能在这种拉锯中消磨殆尽。

不消灭曹魏西部主力军,切断陇右、分步北伐,无异于痴人说梦。

得知司马懿的动向后,素来以作风周详缜密著称的诸葛亮,却只留下极少兵力继续围困和监视祁山曹魏守军,自己则亲率主力径直扑向东方——他要和司马懿率领的战区主力兵团决一死战!

人总是在不断学习和成长!

此时的诸葛亮没有再执著于攻占祁山,他已不再是二出陈仓时顿兵坚城二十多天无功而返的诸葛亮了,那时的他还缺乏对攻坚的正确认识,也缺乏对运动战的深刻理解。

这时的诸葛亮能主动出击与曹魏主力兵团一博,他也更不再是一出祁山才见张郃上陇就忙不迭撤退的诸葛亮了,那时的他还没有和曹魏主力决战争雄必胜的自信,没有树立起对自己统率的这支军队野战能力的自信。

这一切,都在这次行动中得到了改变。

善于巧思的诸葛亮在几次北伐失利后,用元戎弩、八卦阵、严明的军法锻炼出了一支战斗力强大的蜀汉劲旅。现在,他终于有信心使用这柄利剑在野战中摧毁敌人的主力,并下定决心这样做。

他一剑就劈向了司马懿的要害,上邽。

见诸葛亮竟然越过祁山等众多尚未攻陷的曹魏城池,行军数百里,突然出现在上邽。郭淮和费曜来不及准备,只有仓促邀击诸葛亮,试图趁蜀汉军立足未稳,将其挫败。

被挫败的,反而是他们。

诸葛亮大破郭淮、费曜,趁机大割上邽的麦子。

这时最晚不过是三四月份,麦子远远没有成熟,但曹魏在陇右的重要补给点被摧毁无疑。

陇右主客之势,顿时逆转。

诸葛亮并没因此止步,他不顾逃回上邽的郭淮和费曜,马不停蹄,挥军继续向东,主动寻歼司马懿。

两军在上邽东相逢。

上一次出祁山,回避正面交锋的是诸葛亮,这一次出祁山,回避交锋的却是司马懿。

司马懿远道奔袭,兵马疲敝,对这么快就要跟诸葛亮主力决战一没准备,二没把握,所以他踏踏实实地据险扎营,避不交战。在等待中寻找时机。

诸葛亮反应奇速:既然我过去你不跟我打,我就调动你过来找我打。

一声令下,蜀汉军退回祁山。

诸葛亮进的固然迅猛,令人措不及防,退的更是巧妙。他这一退,曹魏在陇上的补给点已被摧毁,如果司马懿再大军前进,势必得从关中运输粮食,补给线就大大拉长,而自己每退一步,就距离后方近一步,补给线却大为缩短了。

在运动中调动敌人,捕捉战机,此时的诸葛亮再不比从前,已是深得兵法精要的大将了。

而司马懿率军追踪着诸葛亮来到了卤城,也就是现在天水和伏羌之间,和祁山等被围困的城池遥为声势。同时继续据险扎营,把营盘守卫得像铁桶一样,就是不跟诸葛亮野战,不给诸葛亮可乘之机。

此时双方对峙的地点已经被拽到了两国最西边的边境,蜀汉军的粮食固然快要吃尽了,但曹魏军的粮食同样也运输困难。

诸葛亮有信心,司马懿早晚得主动跟他决战。

战局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变成了意志的较量。

司马懿的坚忍,天下无双,但曹魏军中的其他将领却已经按耐不住了。

他们纷纷请战,司马懿不允许,他们就指责司马懿是“畏敌如虎”,甚至大声质问他,将怎么去面对天下人的耻笑?

要是搁在几年以后攻打辽东的司马懿,这些违反军令的家伙早就一个个人头落地了。

但这时候的司马懿做不到,他才刚接替曹真的职务不久,原先归属曹真麾下的众多骄兵悍将基没几个对他心服的,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讲,他们都不会接受这个空降司令。

在众多不服的骄兵悍将中,为首的就是老将张郃。

话说,张郃其实很不得志。

自打跟随夏侯渊征西的时候起就是西部战区总司令的副手。他的勇猛善战素为刘备所忌惮,黄忠砍掉了夏侯渊的头颅呈递给刘备,刘备虽然高兴,却大叹一口气:“要杀就该杀最厉害的,要这家伙的脑袋有什么用?”

夏侯渊一死,诸将推举张郃暂代最高指挥官,凭这才稳定了局势。

可是汉中失败之后没多久,曹真接手夏侯渊的职务,暂代又变成了副手。

此后的张郃就像是曹魏的救火队,哪儿需要打仗了就把他往哪儿调动。

曹丕当了皇帝要讨伐东吴,就把张郃调到中南给司马懿打下手。等诸葛亮一出祁山了,张郃又奉命都督诸军去支援曹真,到了关中又成了曹真的副手。尽管他建立了那么多的战功,却始终是个副总司令。

司令司令,前头挂个副,就屁也不是。

好容易曹真病重不起了,这回要选拔新的西部战区总司令了,在当时关陇诸将中,论在关陇打仗的经验和战绩,谁能比得上征西车骑将军张郃张俊乂?好容易该轮到张郃了吧,可曹叡偏偏却调来了司马懿。

要说张郃的肚子里一点儿气没有,那绝是假话。

所以自打司马懿到了关中,俩人就跟斗气儿似的不对付。司马懿说东,张郃必定要说西。

司马懿下令集中兵力全军营救祁山,张郃就跳出来大唱反调,说应该分兵驻守雍和郿这俩地儿,诸葛亮一出祁山,同时赵云可是在斜谷另一头晃荡,威胁郿县的。万一这回他颠倒了个儿,祁山是吸引我方兵力,实则偷偷兵出斜谷打郿县、长安,那我军的侧后不就危险了吗?

司马懿把他给顶回去了,说,如果你觉得,我们派到陇右去援救祁山的前军能独当一面对付诸葛亮,那你说的当然对,可如果不能,你这样三分兵力,只能让诸葛亮各个击破。

不能说张郃考虑的没道理,他是根据击破诸葛亮头一次北伐的经验作出的判断。诸葛亮头次北伐就是这样搞声东击西,不仅如此,当时的蜀汉军野战能力不足,所以头一次北伐的时候见张郃上陇就撤退。所以张郃瞧不起诸葛亮正面交锋的能力。

但事实证明,司马懿的判断是对的。

诸葛亮选择了主力和头一次北伐相同的出兵路线,恰恰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新战略,他就是企图迷惑曹魏机动兵团分兵郿县,再利用已百炼成钢的蜀汉劲旅,以一反常态的勇锐姿态将其各个击破并歼灭。这,就是诸葛亮本次北伐的用兵真正意图。

叡者,聪明通达是也。曹叡不用张郃而用司马懿,他的名字里不愧有个叡字。诸葛亮终于有了一个旗鼓相当的敌手。

当司马懿继续率军挺进祁山,张郃再度跟司马懿意见向左。张郃觉得,诸葛亮已成孤军,粮食又少,很快就得卷铺盖走人,完全没必要跟着他走,不如分奇兵袭扰蜀军后方,迫使他早日撤退就够了。如果只是一门心思前进,却又不敢逼近诸葛亮跟他交战,只能让人失望。

对张郃这个建议,司马懿冷冷的一笑,完全置之不理,只顾继续率军逼近诸葛亮,甚至连理由都不给张郃一个。但实际上张郃的这个建议恰恰是很有价值的。的确,这时候祁山诸城已经被蜀汉将军王平的部队围困了几个月,士气和粮食都所剩无几了,如果只见诸葛亮回师祁山却迟迟见不到己方援军,它们很可能会投降。但这种投降是极不稳固的,诸葛亮没法在祁山一带久留,只要他粮尽撤回了汉中,这几个孤城迟早还得投降过来。

以司马懿的谋略,他不是想不到这一层。可现在他要确立西部战区总司令的权威,他要给诸将一个清晰的信号,他,司马懿,将以自己的方式击退诸葛亮,所以不听张郃的意见。结果司马懿的做法果然使众多将领们闹得不可开交。

张郃这时候的态度很暧昧,按理说以他的资历和威望,帮助司马懿压制众将的喧哗不过是小菜一碟。可众将该怎么折腾还怎么折腾,可见张郃就算没有从中推波助澜,也是在一边冷眼旁观,等着看司马懿的笑话的。司马懿迫于诸将的压力,向诸葛亮的祁山之围发起了进攻。

他令张郃攻击蜀汉祁山南围的无当飞军,自己率领其余部队进攻诸葛亮的中军。诸葛亮等的就是这个,派出魏延等将迎头痛击,大败司马懿,斩首三千级,缴获了玄铠五千领,角弩三千一百张。如果诸葛亮能趁机扩大战果,彻底打垮司马懿,那么别说陇右,即便是关中,也有可能一举囊括。可是他做不到。

司马懿之前在卤城的据险扎营十分坚固,凭借营寨他重新收拢败兵,败而不溃,继续和诸葛亮对峙。诸葛亮对此满怀自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闻异事 » 诸葛亮才智胜司马懿一筹,为何几次交锋司马懿总是占优呢?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