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www.qwys.cc)
当前位置:奇闻异事 > 科学探索 > 正文

4万外卖小哥儿的“包工头”冲击纳斯达克,千亿市场下的骑手江湖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4万外卖小哥儿的“包工头”冲击纳斯达克,千亿市场下的骑手江湖》的文章,感兴趣的读者朋友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每一座城市中,一定都有这样一个神秘的组织:

他们有着统一的着装,却有着不一样的技能。文能商场中演奏钢琴,街头伴着吉他声现场,还能给同伴设计干净时尚的发型。

武能操控挖掘机填平沟壑,用简易的工具补好轮胎,甚至还能在客户排位被虐时提枪将对面的敌人爆头。最重要的是,他们总是能够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为你送上你需要的可口饭菜。

他们每日匆忙地穿梭在繁华的城市里,出入这座城市的各类场所。他们是你最熟悉的陌生人,在当下这个信息发达的社会,除了电话销售,只有他们会每天给你打电话。他们是每个城市青年生活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他们就是外卖小哥。

但即便他们对我们如此重要,我们却很少去关心他们的生活。传说中月入过万的他们是互联网外卖巨头的员工吗?是谁在雇佣和管理着他们?是谁在为他们缴纳社会保险?假如有一天我失业了想加入他们该如何迈出第一步?

随着全国最大的外卖行业灵活用工服务商趣活科技(QH.O)向SEC递交招股说明书,全国百万骑手与外卖平台间隐秘的江湖也向公众展开了真实的面目。外卖骑手们是如何被管理的?

北京趣活科技针对四个灵活用工需求量最大的行业——外卖、网约车、家政服务和共享单车运营开发了四个灵活用工管理系统“Quhuo+”。

就趣活目前的收入结构来看,将其理解为一个完全的外卖骑手管理企业更为合理。资料显示,趣活成立于2012年,但是直到2018年之前,趣活的收入完全来源于为外卖配送行业。在2018年和2019年的两年时间里,趣活开拓了滴滴、摩拜和安心家政这几大客户,将灵活用工管理业务扩展到了网约车、共享单车运营和家政服务领域。但来自这几个新客户的收入较少,共计仅为2843.8万元,占比不到2%。

在具体运作上,趣活将旗下的骑手划分为不同的小组,每个小组中的骑手仅在一个固定的区域内派送外卖。每个小组配备一个配送站及一名管理者,管理者能够看到所管理的骑手所在的位置,调度辖区内的骑手并掌控骑手的工作表现。另外,在吸纳新的骑手时,趣活会为新骑手进行简单的“入职培训”,包括派送技巧、如何处理用户差评等。

这样的分区域精细化管理有助于提升辖区内骑手的配送效率。2019年,趣活能够为外卖配送客户节约40%的配送成本,并且将配送时间、好评率等KPI控制在约定的数值范围之内。

截至2019年末,趣活平台上灵活用工劳动者的月活数为4.08万,其中3.99万人为骑手。趣活在全国26个省的62个城市推行了上述模式。截至2019年,趣活共向骑手支付了16.4亿元的配送费用,平均每人41106.4元。

无论从外卖订单派送数量还是收入角度来计算,趣活都是外卖行业最大的配送服务商。然而,趣活的商业模式有着一个最大的缺陷,那就是不赚钱。

2017、2018和2019年,趣活分别亏损了1397万元、4430万元和1345万元。首先,这种商业模式本身的利润就十分微薄,骑手配送费、管理者收入及骑手间的介绍奖金等直接运营成本就高达18.9亿元,占到了总收入的92.1%,企业的毛利率不足8%。

在这样的条件下,趣活554名员工的管理费用和Quhuo+平台的开发和运维成本就成了沉重的负担,企业暂时无法以现有的运营效率盈利。也正是由于单位收入的毛利率极低,趣活的盈利需要借由规模效应实现,即通过招募数量够多的骑手派送足够数量的外卖订单来覆盖企业的运营成本。随着2018年至2019年骑手月活数量的显著提升,趣活的亏损额也在逐步收窄。

然而,维持基本运营尚且捉襟见肘的趣活显然没有进行市场投放的预算,吸纳新骑手的主要方式是通过现金激励原有的骑手介绍亲朋好友加入。资料显示,2019年Quhuo+平台新增的劳动者中74%来自现有劳动者的介绍。

虽然亏损的趣活暂时无法验证商业模式的有效性,但20亿元的年收入已经证明了其商业模式存在的必要性。事实上,趣活仅是全国众多外卖配送合作商的一个代表,在千亿规模的外卖行业中,这些服务商并不起眼,却起到了弥合行业中互联网巨头与劳动者需求差异的重要作用。大行业与小公司

对于当代城市青年来说,餐饮外卖几乎是与日常生活最为切身相关的行业。据美团配送与罗格研究院的联合研究,2019年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交易规模已经达到6423亿元。

而外卖市场的两大巨头,美团和饿了么已经完全占据了现有的市场,其中美团外卖市占率约65.8%,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市占率约32.3%,合计市占率高达98%。

与之相对的,是美团庞大的骑手数量。据美团研究院披露的数据,在2019年全国共有398.7万名骑手通过美团获得收入,相较2018年增长了23.3%。而饿了么虽然并未披露其活跃的骑手数量,但外卖行业总体的骑手数量已达500万人。

然而,这规模庞大的骑手并不直接受雇于美团点评和饿了么口碑。以美团点评为例,外卖平台与类似于趣活的配送合作商签订协议,将商标授权给配送合作商,而配送合作商则需要管理、监督骑手,并完成与外卖平台约定的经营指标。

在这样的合作模式下,外卖平台向配送合作商转移了骑手的用工成本,这包括了前文所述的培训、管理成本,以及配送合作商需要为骑手购买的保险等。

作为承担人力资源工作的回报,美团点评以完成派送的订单数量为基础向配送合作商支付服务费。据国盛证券的相关研究,目前美团外卖平均每单的收入为7.06元,骑手的成本占其中的6.21元,配送合作商的分成为1元。在配送环节上,美团点评选择向配送合作商让利,以保持对配送合作商的吸引力。另一边,美团点评通过提升平台佣金以及增加广告投放的方式增加面向商家的收入,2019年美团点评的外卖业务毛利率为18.7%,相对于GMV的变现率为14.3%。

然而,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即便在美团点评向配送合作商让利的情况下,趣活依旧没能实现盈利。而签约4万骑手的趣活已经是行业内规模最大的配送合作商,市占率也不足3.8%,可见配送合作商都是互联网巨头庞大本地生活生态中的小公司,在平台巨头面前并无议价权。未来美团点评如果迫于盈利压力收紧配送环节的补贴,以趣活为代表的配送合作商的处境将会更加艰难。灵活劳动者的后盾

除了替用工者解决流动性过大的人力资源管理问题之外,趣活这类的配送合作商对于骑手、网约车司机和家政服务人员等服务行业灵活用工劳动者也有着重要的意义。

据饿了么口碑发布的2020年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其外卖骑手中八成来自农村,两成为大学生,除去其他行业转行送外卖的骑手外,大部分骑手缺乏社会经验及派送外卖所必备的职业技巧。

没错,送外卖也需要职业技巧,这其中包括了与人沟通的能力、派送线路规划、交通法规以及处理客诉的能力等。配送服务商的存在能够帮助骑手快速适应岗位的要求。同时,骑手作为直接面对消费者的人,能够直接影响外卖平台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因此对骑手进行的基本职业培训是用工方与劳动者共同的需求。

另外,大多数人不曾关心过的是,外卖骑手也有职业发展的需求。虽然调查显示骑手们选择送外卖最主要的原因是工作时间灵活和多劳多得,但在获得足够的收入之余,总是有人会希望获得体力劳动之外的职业发展。

配送合作企业则是为数不多的能够为外卖骑手提供职业上升空间的企业。招股书显示,趣活在过去的7年时间里,共提拔了330名骑手成为领班,而2019年其为所有的领班开出了9651.4万元的报酬,占企业总收入的4.7%。

随着我国的经济继续向第三产业转型,即时配送、家政服务、老人看护等以灵活用工为主的服务业需求将继续增长,也将在未来吸纳越来越多的社会劳动力,对于这些灵活劳动力的管理与保障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都在期盼,在满足劳资双方需求的基础上,这个行业中能有跑通盈利模式的商业案例出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闻异事 » 4万外卖小哥儿的“包工头”冲击纳斯达克,千亿市场下的骑手江湖

分享到:更多 ()